跳至主要內容

文章

顯示從 十月, 2011 起發佈的文章

沙之书

“我并非是为了少数精选的读者而写作的,这种人对我毫无意义。
我也并非是为了那个谄媚的柏拉图式的整体,它被称为‘群众’。
我并不相信这两种抽象的东西,它们只被煽动家们所喜欢
。我写作,是为了我自己和我的朋友们;
我写作,是为了让光阴的流逝使我安心。”
——博尔赫斯,
《沙之书》前言